2ccc 6ges mjpn jdph dbvz 284q dzh9 x5as 0isw z7vb
书籍文库  |  文档资料  |  最近更新  |  MAP  |  TAG  | 
注册
手机版
就爱阅读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心理 > 心理知识 > 此国人人都会葵花宝典,战场上却软蛋无比|文史宴

此国人人都会葵花宝典,战场上却软蛋无比|文史宴

分享人:garryk 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8-08-20 10:25:33 阅读:0
标签:动议 cf00 太阳城集团注册自动送彩无须申请网站


文/刘路





十国中的南汉是以阉人为朝廷官员的奇葩国家,而且在赵匡胤计划消灭别国时,不断的挑衅来刷存在感,等到吸引赵匡胤的注意后,又全然不做防御的准备,最终被宋军轻松消灭。不过对于赵匡胤来说,灭南汉不过是灭南唐的前菜,可惜南唐后主李煜看不到这一点。


请输入标题     bcdef


本文节选自刘路《武夫仁心:太平天子赵匡胤》,欢迎转载。


北宋统一专题:

周世宗到底是叫柴荣还是郭荣,对宋朝政治有巨大影响

北宋怎样结束五代十国(一)——假途伐虢平荆湖



968年,当宋朝间谍刺杀北汉皇帝刘继恩,赵匡胤正要出兵北汉时,人群中突然窜出一朵奇葩,他吹着喇叭,张牙舞爪,甚至拿根小棍儿去敲敲赵匡胤的脑袋,费尽心思,引起这个赌徒的注意。


这朵奇葩名叫刘鋹,南汉皇帝。

 


旷古绝今的阉人帝国

1

与北汉在生命线上下挣扎的皇帝不同,南汉皇帝特别会享受生活。


南汉的奠基人名叫刘隐,曾任静海军节度使,受梁朝册封为王。他死后,弟弟刘岩继承节度使,并于后梁贞明三年(917年)称帝,建元乾亨,国号越,升广州番禹为兴王府作为国都。第二年,他又将国号改为汉,史称南汉。


刘岩很迷信,因为一个天象或者卦象,就能勾起他改名字改年号的欲望。尤其是名字,先后改成刘陟、刘龚,最后直接取《周易·乾卦》“飞龙在天”之意,生生造了个“”字,作为自己最后一个名字。


最初,刘也曾励精图治,他接纳士人而开科取士,开疆拓土后又能睦邻友好,岭南这片人烟荒芜的不毛之地,竟被他治理得“晏然小安”。但刘很快发现,自己与大多数胸无大志的皇帝一样,患上了“骄奢淫逸”症,于是果断放弃治疗。他甚至公开宣称,自己成不了尧、舜、禹、汤。


也许吧,对于这个与中原隔绝的国度,皇帝可能更适合做鸟生鱼汤。刘遂将有限的生命,投入到无限的享乐中去。他最大的快乐就是发明酷刑。


刘曾发明一种水刑,命人把毒蛇放入水里,然后把犯人推下水,看着他们活生生被咬死。还有一种酷刑,把犯人扔到锅里煮,煮到半死不活时再捞出来,放到烈日下暴晒,再在犯人身上撒盐,让肌肉慢慢腐烂。那犯人疼得嗷嗷大叫,却要等到很久以后才能咽气。商纣王的虿盆与炮烙,与刘的酷刑相比,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

刘的口味儿特别重,不仅设计了这些变态酷刑,每次行刑时还要亲自观摩,人们背地里都叫他“真蛟蜃”——活生生一恶魔食兽。


待我死后,哪管它洪水滔天!这是南汉历代皇帝的治国信条。


刘临终时曾说过:“朕的子孙没一个能成事,大汉的天下就像老鼠钻进了牛角,路越走越窄,势力越来越小!”


刘的话说对了一半。治国,他的子孙确实不行;享乐,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。其孙刘鋹做第四任皇帝时,集祖宗之大成。


诛杀兄弟、滥施酷刑、大建宫室、横征暴敛,这些毫无新意的日常行为,已勾不起他的兴趣。他需要更刺激的生活。


刘有一个奇葩的理论,他认为士人都有家有妻,有儿有女,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子孙后代,因此不会为皇帝卖命。只有宦官,无牵无挂,才可能对皇帝忠心耿耿。因此,宦官是可靠而值得重用的,士人是靠不住的。


这个理论经过不断发展创新,到了刘鋹这里,有了质的飞跃——男人想当官,哪怕你是科举状元,也要先把自己阉了。这样,你们再也不用拖家带口,而可以专心致志做“王的男人”。阉割业也迅速蹿红,成为仅次于仕途的第二有前途行业。到南汉灭亡时,宋军一次就砍了五百多个阉工的脑袋。


南汉官员一律阉割


自此,从政府到军队,两万宦官充斥朝堂,南汉成为“阉人帝国”,空前绝后。宦官们在龚澄枢的带领下,与卢琼仙统率的宫女狼狈为奸。后来,又来了一个自称“玉皇大帝下凡”的女巫樊胡子,刘鋹将国事一以委任,国家乌烟瘴气。


可是,国中虽无道,房中却有术。


不理政事的刘鋹自称“萧闲大夫”,他把萧闲下来的力气,全扑在了一位波斯女郎身上。这位女郎长得又黑又胖,但是聪明绝顶,深得刘欢心。皇帝还为她量身制作了一个昵称——“媚猪”。是的,你没听错,就是“媚猪”。南汉刘氏一家逻辑奇葩,口味儿独特,连起名字都逃不出这奇怪的审美。


国家如此,皇帝如此,岂止令人发指,简直叹为观止!


所以也就不难理解,北方大战一触即发之际,这朵奇葩为何会跑到大宋身后搅局——用正常的思维,根本无法正常理解这不正常的南汉皇帝。



赵匡胤拿李煜当枪使

2

早在建隆四年(963年)宋灭湖南时,刘鋹就乘乱派兵北伐,想要浑水摸鱼。结果不但鱼没摸到,他老爹刘晟当年做皇帝时,乘着南唐灭楚而攻占的郴州也被宋人抢走了。


可是刘鋹不长记性,乾德六年(968年)又派兵攻打道州。他似乎在以实际行动提醒赵匡胤:在大宋“先南后北”的统一方略里,谁才是下一个既定目标。


南汉疆域

虚线部分为刘晟夺取的马楚故地


道州刺史王继勋(与赵匡胤的小舅子重名)忍无可忍,上奏朝廷,请求迅速把这个不正常国家灭掉。然而赵匡胤正在与契丹较劲,无力分身。他决定把对付南汉的重任交给了一个玉面书生。

 

这个玉面书生就是李煜,一位不世出的风流才子,一位虔诚的佛教信徒,一位治国无能的国主,一位倒霉催的亡国君。


李煜,原名李从嘉,字重光,李景第六子(一说第五子)。他是“重瞳子”,即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瞳孔。据说,在中国古代有史记载的重瞳子,算上李煜可能也超不过十人(还包括北汉世祖刘旻),这在当时是大富大贵的帝王之相。


可是李煜不想要大富大贵,更不想当什么帝王。当年太子李弘冀如日中天时,仁慈恭孝的李煜却自号钟隐,取钟山隐士之意,每日以琴棋书画为乐。


然而,想做皇帝的李弘冀突然病逝,不想做皇帝的李煜成为李景活着的诸子中最年长者,被迫以尚书令知政事,入居东宫。李景逃命似的迁都南昌府后,更是将他立为太子,留在金陵监国。


不久李景病逝南昌,在获得赵匡胤同意后,被尊以元宗的庙号,后世称为南唐中主。而命中注定的后主李煜,被迫登上国主之位。


和刘一样,刚刚接手南唐的李煜也曾励精图治,广开言路,罢废弊政,选贤任能。然而不久,李煜发现,自己根本不是治国的料。于是,李煜也学着刘,投入到声色犬马中。


李煜胸无大志,只想苟安


但宅心仁厚的李煜不是刘,也不是刘鋹。南汉皇帝在炼狱里享乐时,李煜却和自己的娇妻周娥皇把盏玉京,调素琴,阅金经,重按《霓裳》歌遍彻。


《霓裳羽衣曲》乃盛唐显乐,可惜历经中唐兵乱,曲谱失传。李煜寻寻觅觅,于坊间求得残谱,付与佳人。娥皇操持烧槽琵琶,一番轻拢慢捻抹复挑,竟使盛唐遗音,复响南唐。


李煜看得出了神,手拍栏杆,神驰心醉,随口吟道:“晚妆初了明肌雪,春殿嫔娥鱼贯列。凤箫吹断水云閒,重按《霓裳》歌遍彻。临风谁更飘香屑,醉拍阑干情味切。归时休放烛花红,待踏马蹄清夜月。”


只是小楼昨夜又东风,吹得李煜魂悸魄动。正如后来南唐大臣徐铉所说,一曲清商音,本是开元太平曲,却又偏偏唱出别离。


李煜和父亲李景一样,无法纵情,游弋在长江水道的大宋水师是他永远的担忧。他更像是北汉的皇帝们,日夜等待南唐的末日。


然而,相对于北汉皇帝的现实,南唐国主却很傻很天真。他以为只要自己听话,就可以苟延残喘,安心做一条居家的小犬。


所以,自从建隆二年(961年)即位以来,李煜始终小心供奉大宋。即便在南唐丧失江北财源、经济日益凋敝时,他的贡品也依旧送往开封,从未中断。


李煜的良苦用心,终于得到回报。大宋南征北战,却始终没打南唐的主意。不是不打,是暂时没有必要。


正是鉴于李煜的恭顺,赵匡胤才决定给他一个任务——给刘鋹写封信,劝他归还湘南旧地。李煜命人认认真真地写好书信,派使者送到南汉。

 

大战在即,赵匡胤不想节外生枝。他派李煜写信给刘鋹,目的有三:其一,试探李煜的忠诚,以确保大宋北伐时,南唐不会北上作乱;其二,万一刘鋹翻脸,这账要算在李煜头上,与我大宋无干;其三,即便刘鋹不翻脸,想必也不会给南唐好脸色,两国关系欠佳,日后征刘,也好叫李煜隔岸观火。


赵匡胤多虑了,且不说李煜日后不会难为大宋,就说刘鋹,接到书信后竟然毫无反应。这位二十七岁的皇帝故步自封,对于南唐关注甚少,对于大宋的强大也毫不在意。什么唐国主,什么宋皇帝,老子才是天子无双。刘用息兵不修好,表达着自己的抗议。


可是赵匡胤不能再给予刘鋹更多关心,因为太原城里宋朝间谍已经准备献城,赵匡胤要先灭北汉。



生于不义,死于耻辱

2

虽然因为种种变故,赵匡胤并未能一举消灭北汉,但是北汉的势力已经被削弱到十分衰弱的境地,赵匡胤顺势解除了心目中最大的威胁——驻守天雄军、承担防卫北汉重任的符彦卿的职务,对天下藩镇的削藩彻底完成。


970年,赵匡胤将新一轮军事征伐的首要目标,定在了岭南的南汉。


乾德二年(964年)大宋收复郴州时,曾俘获南汉宦官十余人。其中有一个名叫余延业,长得十分矮小。赵匡胤见后,大概出于好奇,便问道:“你在岭南是做什么官的?”


余延业扭着水蛇腰,翘着兰花指,嗲声嗲气道:“做的是扈驾弓官。”


赵匡胤听了,差点失态大笑。扈驾弓官,就是保卫皇帝的弓箭手。就你这样儿,也能护得了皇帝?


于是,赵匡胤命人给余延业弓箭,让他练练。结果余延业使出了吃奶的劲儿,还是拉不开弓。赵匡胤这下实在忍不住了,哈哈大笑。


赵匡胤强憋住笑意,定了定神,继续问起南汉的国事来。余延业把南汉历代皇帝骄奢淫逸、残忍暴虐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。这下赵匡胤笑不出来了,他瞠目结舌道:“吾当救此一方之民!”


如果余延业所说属实,那么李从珂、耶律德光、郭威、郭荣和王全斌在洛阳、开封、楚州及成都的罪恶加在一起,也比不上南汉三代四任皇帝。那里的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,以天下为己任的赵匡胤不能坐视不管。


然而,西蜀兵变和北汉时局拖住了赵匡胤,待到他腾出手脚时,已经是开宝三年(970年)了。


这年九月,在唐国主李煜再度寄书劝降无效后,赵匡胤以潭州防御使潘美为贺州道行营兵马都部署,朗州团练使尹崇珂为副都部署,道州刺史王继勋为行营马军都监,兵伐南汉。


灭南汉的主将、被评书丑化的潘美


宦官主政、丧失民心的刘鋹根本无力抵抗。宋军势如破竹,于次年(971年)二月平定岭南,得六十一州、二百十二县。


此次征讨,宋军约束极严,未再发生灭蜀之惨剧。倒是汉主刘鋹,闹剧频出。


开宝四年正月,听闻潘美的大军节节胜利,刘鋹开始为逃跑做准备。他调来十余艘大船,将金银珠宝和妃嫔媵嫱统统弄到船上,准备带着他们乘船逃入海中。没想到,负责守着船队的宦官与千余名卫兵却私自开着船逃跑了。刘鋹急得不知所措。


二月,宋军已经开到兴王府郊外,南汉再度大败。眼看南汉就要玩儿完了,掌握朝政的宦官龚澄枢等人却出了个馊主意:“宋军进攻我们,不过是看中了国中的珍宝罢了。现在把他们都烧了,留下一座空城,宋军必不能久驻,届时自然就退兵了。”刘鋹居然信以为真,一把火把宫殿府库烧了个精光。可是第二天,潘美的大军就兵临城下,逼得他不得不素服出降。


南汉亡国、刘鋹入京后,赵匡胤举行了隆重的献俘仪式,以这种屈辱来惩戒刘鋹的暴虐。随后,刘被命为右千牛卫大将军,封恩赦侯。


或许是作恶太多,刘鋹整日担心被赵匡胤斩首以谢天下。


有一次赵匡胤与他单独相见。为了表达对降王的善意,赵匡胤赐了他一杯酒。以前经常用毒酒毒死大臣的刘鋹,见了这架势,当场就吓哭了。他举杯抽泣道:“臣承祖父的基业,抗拒朝廷,劳烦王师征讨,罪孽深重,固然当死……陛下不杀臣,让臣见到了大宋的太平天下……臣想在开封里当个普通老百姓足矣,求陛下放臣一条生路,臣不敢喝这杯酒啊……”说完号啕大哭。


看着刘鋹那没出息的劲儿,赵匡胤不禁笑道:“朕推心置人腹,怎么会毒死你呢!”说完,命人拿过刘的酒,一饮而尽。


刘鋹的闹剧一直闹到宋太宗时。当时,赵光义正要发兵北汉。在一次宴会上,刘鋹腆着脸说:“朝廷威名远播,四方僭号窃位者如今都在座。不久平定太原,刘继元又要俯首称臣。臣是第一个入朝的,希望能做降王之首。”赵光义听后大笑。


南汉灭亡了,刘鋹服罪了,可是赵匡胤在岭南的工作远没有结束。刘氏三代在岭南祸害了五十余年,恢复起来并非易事。


在平定南汉后两年多的时间里,废除苛政、缉捕盗贼、教化民风成为大宋在岭南的重要任务。尤以废除苛政最为艰巨,媚川都即为其一。


南汉时,刘鋹在海门镇招募了两千能够采珍珠的士兵,号“媚川都”。这些人在采珠时,在脚腕拴好绳子,绳子的另一端则固定在岸上。然后,采珠人沉入大海深处去采珍珠,最深时可达五百尺。就是水性再好的人,在没有潜水设备的古代,这也无异于送死。大量采珠人因此而丧命。


可是老百姓的死活,刘鋹根本不在乎,他的宫殿全部用玳瑁、珍珠装饰,穷极侈靡。这些宫殿在南汉即将灭亡前被焚毁,留驻岭南的潘美特地在灰烬中寻得没有烧坏的玳瑁、珍珠献给赵匡胤。但潘美的用意并非讨好主上,而是要趁机进言采珠的危苦。赵匡胤见了潘美的奏章,马上降诏废除媚川都,禁止民众以采珠为业。


废止媚川都,只是大宋在岭南的德音之一。赵匡胤对生命的尊重,再度以大宋法令的形式,滋润了大宋的臣民。在残暴统治中挣扎了半个世纪的岭南民众,终于回到了文明的社会。随着地盘的日益扩张,大宋新政惠及的地域越发广泛,赵匡胤距离天下太平的梦想实现越来越近了。




大司马的新书《宿命三国》,解析出现三国时代的前因后果,实际上是以三国为切入点,考察从汉到唐的历史演变,敬请支持。看了觉得不错的朋友,方便的话请到平台上给个好评


百度搜索“就爱阅读”,专业资料,生活学习,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.com,您的在线图书馆!

热点阅读

网友最爱